帕特里夏·库尔Patricia Kuhl:婴儿的天才语言能力

ted1

感兴趣的宝爸宝妈移步http://www.ted.com/talks/patricia_kuhl_the_linguistic_genius_of_babies?language=zh-cn

去看ted.com上边的演讲原版视频,ted演讲一般不会超过18分钟,而且会比较新颖,这里给大家提供的是中文版页面。

首先介绍一下ted这个网站,TED是科技、娱乐、设计(technology, entertainment, design)的简称。TED便是讲述来自这三者的故事,从而让idea传播起来。

演讲学者的介绍:库尔博士是明尼苏达大学1973年“语言能力科学与心理学” (speech science and psychology)专业博士,华盛顿大学的“听说能力科学”(Speech and Hearing Sciences)的教授和学校“学习与大脑科学”学院(Institute for Learning & Brain Sciences)的联合主任,专长是语言习得和语言的神经机制。

凯文爸爸为大家提取演讲当中个人认为需要重视的科学结论如下-

凯文爸爸为大家提取演讲当中个人认为需要重视的科学结论如下:

婴儿和孩子是语言天才 直到7岁 然后语言系统会呈下降趋势。 青春期后,如图我们语言能力衰退。 科学家们确信这曲线图的情况, 但是全世界的实验室 都试图查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.(认识到这一点,凯文家才开始的语言早教,没有任何硬性要求,只求不浪费这一黄金周期)

全世界的婴儿 就如我所述的 是世界公民; 他们能区分所有语言的所有声音 不管测试在哪一国,用哪种语言。 令人惊讶的是你我却做不到这点。(这一点很神奇,非常神奇,孩子们都是小超人)

(三组实验后的结论)音频结果 没有任何学习效果 视频结果 也是没有任何学习效果。 只有人才能 帮助婴儿统计他们的声音数据。

关于前两点,其实应该比较有共识。我想说说第三点;个人理解并非是说第二语言学习靠音频和视频完全没有用;库尔女士的意思主要还是在讲孩子的注意力问题;试验测试的也基本上是启蒙入门阶段的作用。我们一直说,语言启蒙可以从听儿歌、看动画开始,但其实恰恰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因素,就是你自己,家长自己在听儿歌和看动画的过程中要一起学、带动玩,才是正确的外语早教姿势。

如果凯文爸爸的文章对您产生些许的帮助,请帮助凯文爸爸把英语酷学派介绍在您的朋友圈里,谢谢。

 

演讲全文:

0:11 我想让大家看看这个婴儿。 吸引大家关注的是她的眼睛 以及让人忍不住摸摸的皮肤。 但今天我要讲些你看不到的东西, 在她的小脑袋瓜里的东西。 当代神经科学的研究工具 展示出我们对婴儿脑袋里的东西 知之甚少。 我们要知道的 是让浪漫作家和诗人 产生灵感 并称之为孩子心智的 “非凡的通慧”

0:47 大家这儿看到的 是印度的一位母亲, 她讲克罗语, 这是一种新发现的语言。 她对她的孩子说这种语言。 这位母亲 和世界上说克罗语的800人 明白要保留这种语言, 他们必须对婴儿说这种语言。 在这里有个关键的问题。 为什么要是对你和我成年人说一种新语言 却不能保留它? 这是和你的大脑有关。 这儿我们看到 有个学习语言的关键期。 读懂这幅图的方法是看你在横轴上的年龄。 (笑声) 你再对应看纵轴上 你悉得第二外语的能力。 婴儿和孩子是语言天才 直到7岁 然后语言系统会呈下降趋势。 青春期后,如图我们语言能力衰退。 科学家们确信这曲线图的情况, 但是全世界的实验室 都试图查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.

1:51 在我实验室的工作主要是 研究第一个关键期 这个时期是关于 婴儿试着掌握他们语言中的声音。 我们认为通过研究这些被婴儿学会的声音, 我们会给学习其他语言一个模式, 或许关键期也出现在孩童期 也为了研究社会,情感 和认知发展。 我们一直研究婴儿 使用的技巧,也是全世界使用的语言技巧 和所有语言的声音技巧。 婴儿坐在父母的膝上, 我们训练他们,当听到一个声音 从“ah”到 “ee” 他们就转头。 如果他们一听到就转头, 黑盒子就会亮 会出现一只敲鼓的熊猫。 六个月大的婴儿喜欢这个测试。

2:32 我们从中了解到什么呢? 全世界的婴儿 就如我所述的 是世界公民; 他们能区分所有语言的所有声音 不管测试在哪一国,用哪种语言。 令人惊讶的是你我却做不到这点。 我们是受制于文化局限的听众。 我们只能区分我们自己语言的声音, 但分不清外语的那些声音。 所以问题随之产生, 这些小小世界公民在什么时候 变成受制于文化局限的听众? 答案是:一岁之前 这里看到的是扭转头测试效果 用来测试日本东京 和美国西雅图的婴儿, 让他们听ra和la的发音 这两个发音在英文里很重要,在日语里却没有 对于6到8个月的婴儿,他们的测试结果完全相似 2个月之后便产生明显变化 在美国的婴儿掌握这些发音比较好, 在日本的婴儿却差很多 但是这两组的婴儿 均蓄势待发地要学习语言。

3:32 问题在于,在这个2个月的关键期 发生了什么? 在声音开发的这关键期 到底发生什么了? 主要是两件事。 第一婴儿不断地专心听我们说话, 并且做统计 他们统计这些声音。 听听2位母亲说的亲情用语 这是我们对孩子说的通用语言妈妈语 首先是英语,然后是日语。

4:00 (视频)说英语的妈妈:啊,我多爱你大大的蓝眼睛 这么漂亮,这么好看。

4:07 说日语的妈妈:[日语]

4:13 帕特里夏·库尔:在语言生成的期间, 当婴儿聆听时, 他们同时也在统计 他们听到的语言。 区分这些声音的能力在变强。 我们了解到的 是婴儿对统计很敏感, 日语和英语的声音统计是非常,非常不同的。 英语有很多R和L音 如分布图所示 日语的分布图则是完全不同的 我们在这儿看到一组中间音, 它们是日语的R音。 婴儿吸收 语言的统计数据 这改变了他们的大脑; 这就是把他们从世界公民 变成像我们一样受文化局限的听众。 但我们成年人 不再吸收这些统计。 我们受我们早期形成的 记忆性语言的影响。

5:07 所以我们在这儿看到的 关键期是如何改变我们的语言模式。 我们从数学角度争论 学习语言材料的能力会放慢下来 当我们语言分布的能力趋于稳定时。 这也引出很多关于双语者的问题。 双语者在脑中同时必须记住2组统计 并能任意切换 决定于他们与谁交流

5:32 那么我们自问, 婴儿能不能统计一种全新的语言? 我们测试了这个,通过给美国婴儿 听他们从没听过的第二种语言 这是在关键期时他们第一次听到普通话。 我们得知,当我们让台北和西雅图的单语者 接触普通话声音, 他们显示同样的模式。 在6到8个月大时他们辨音能力几乎相同 2个月之后,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。 但这次台湾婴儿表现好,而不是美国的婴儿。 我们所做的是在这关键期让美国的婴儿 多接触普通话。 这就好像说普通话的亲戚来拜访了一个月 住到你家 和婴儿上了12节普通话课。 在实验室它看起来就像这样。

6:13 (视频)普通话说者:[普通话]

6:35 所以我们对他们的小脑袋瓜都做了什么? (笑声) 我们还得有一个对照组 确保来到实验室 并不能提高普通话的水平。 所以这组婴儿来这儿只听英语。 我们从这图表看出 在英语条件下的婴儿没有提高他们的汉语。 但看看上过12次普通话课的婴儿的身上 都发生了什么。 他们和那些曾听普通话有 10个半月大的台湾婴儿一样棒。 这说明了 婴儿对一种新语言也能做统计。 不管你在他们面前说了什么,他们就会统计这语言。

7:09 我们也好奇 在这一学习过程中 人起了什么样的作用。 所以我们设置了另一组婴儿 让他们如法炮制地上12节课, 但是在电视机前上课 和另一组婴儿只是通过音频上课 看电视屏幕上的玩具熊。 我们又对他们的脑袋瓜做什么了? 我们这儿看到的是音频结果 没有任何学习效果 视频结果 也是没有任何学习效果。 只有人才能 帮助婴儿统计他们的声音数据。 当婴儿在统计时 社会大脑在控制着。

7:48 我们想了解大脑内部 观察各种变化 探究电视前的婴儿 和与人在一起的婴儿有何不同 多亏我们有了这台新机器, 脑磁图显示机, 它可以让我们做到这个。 它看上去就像来自火星的吹风机。 但它是完全安全的, 完全对人无害,而且是静音的。 我们的要求是 在空间上精确到毫米 时间上精确到毫秒 使用306 SQUIDs 即是超导 量子干涉磁量仪 用来检测 我们大脑变化的磁场。 我们是世界上第一个 记录婴儿 在脑磁图显示机下的 学习的脑图。

8:33 所以这是小爱玛 她有6个月大。 她正通过耳机 聆听多种语言 大家可以看到,她可以移动。 我们用她帽子上的小球 来记录她的脑图 所以她完全不受束缚地自由地移动。 这是一个技术上的杰作。 我看到什么了? 我们看到婴儿的大脑。 当婴儿听到语言中的一个词 大脑中听觉区域亮起来, 然后在它周围的其它区域也亮起来 我们认为这是有关联贯性的 让大脑和其他不同脑区域相协调, 一前一后, 一片脑区域激活另一片脑区域。

9:14 我们开启了 一个开发儿童大脑知识的 宏伟的黄金年代。 我们能够观察他们的大脑 当儿童体验到感情, 学着说和读, 解决一个数学问题, 或当他们有个想法的时候 我们也能为学习有障碍的孩童 发明基于脑的治疗方法。 正如诗人和作家所描述的, 我想我们能够看到 一种奇妙的融通开放, 一个孩子心智的 完全开放 在对儿童大脑的研究中, 我们会深刻揭示 这对人类来说意味着什么的事实, 在这一过程中, 我们或许能帮助我们自身开放心智 在我们一生中不断地学习。

10:02 谢谢。

10:04 (掌声)